也許我的音樂夢就只是個夢想…

人受到他人影響很大,不論是個性、習性甚至音樂習慣多多少少都會互相感染。大一上由於光南、大眾、玫瑰的貨源充足,試聽風氣的興起,每每到了星期假日..不,是晚上閒來無事都會到台北火車站附近走走,晃到這幾家賣唱片的店面一泡就到關門。幾次遇到同學yilo,介紹起民族與爵士音樂後開始對這類旋律有種愛好,購買封面是吉普賽人、老鷹、印地安人圖像的CD;回高雄遇到同學jerry,聊起newage音樂和西洋情歌,從此對George Winston(喬治溫斯頓)、Jim Brickman(金布里克曼)、Nicholas Gunn (尼可拉斯甘)、Kevin Kern (凱文柯恩)等音樂無法自拔,Eric Clapton (艾力克萊普頓)、Richard Marx (理察馬爾克斯)、Tommy Page (湯米佩吉)等抒情西洋金典歌曲更是耳熟能詳;玩電動看動畫時迷上原聲帶,買了許多動畫配樂,曾經為了orange road(古靈精怪電影版)的一首主題曲翻遍光南,回憶過往,撫著每一片CD,似乎當年購買的原因和感動歷歷在目。

研究所後,網路的興起,跑實體店面次數瞬間歸零,諸多音樂搜尋一下就可”試聽”,資源豐富的後果是,我究竟要找哪種旋律哪種音樂? 彷彿我喜歡的音樂都是人家介紹,別人說好聽的我就去聽,認同別人沒有自己思考是不是真的喜歡,是不是有自己的想法,連帶著懷疑起自己處理事情上的態度,似乎什麼都好而沒有自己的主見…

“人最可恥就是沒有定位”,huntsam如是說…

處理事情或眼光要有自己的底線和看法,否則就失去存在的價值與意義,我一直學不會也做不好,逃避成為最終的決擇。只是音樂阿,還是以欣賞的眼光來看待他,免得終日徬徨的生活,連個隨性起舞的機會都消失….自己喜歡的音樂類型沒有特定喜好,喜歡聽什麼就聽什麼,心情沮喪時愛聽澎湃激昂的原聲帶,自HIGH時來點動感舞曲,夜深人靜帶點newage輕音樂,閒聊無事就放著流行歌,內心觸動無處發洩則傾聽民族音樂的蹤跡,一日三化,時而動時而靜,連我自己都捉摸不定,端看心情取決聽的歌曲。這樣多變的旋律,每每坐在鋼琴前卻在腦筋打了一個死結,腦海中熱血的音符,手上彈著樸實無華的調調,一段標準完整的譜,卻在不願束縛的心彈奏出屬於自己的高低起伏….

亂彈啦!

這是結論…

這一篇拖太久了,本來有個好構想好的感觸好好的寫下音樂夢的心得,到後來越寫越四不像,五味雜陳參雜其中,先停筆之後再補…

沙拉麵

原先僅是喜歡沙羅曼蛇(salamander)這個名稱,字太長饒舌又很難介紹,改成諧音中文沙拉麵,沒想到朗朗上口….原本僅是心情分享寫寫網站,買了相機開始拍照,就這樣變成了美食+拍照之旅,成為一種生活的情趣... 聯絡我: salamander.lin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