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就有個音樂夢,喜歡音樂,喜歡天馬行空的旋律,喜歡融入樂曲中的情感與內心說不出的秘密
從小家人就努力栽培我的音樂夢,國小一到六年級的鋼琴生涯,上著山葉音樂班考到六級,接著轉換成電子琴,繼續邁向第五級的考試;途中也跑去學著手風琴、爵士鼓、參加合唱團、作曲比賽等,若按照這樣的進度來看,一切都呈現美好的狀況,我的夢想與家人的期盼終可實現

現實是殘酷的,上面說的是一種理想狀況,而我完全沒有達到預期標準…

並非說我不喜歡音樂,實際上我對於我的音感非常自豪,聽過一遍後腦中自然湧現旋律,但我的懶惰卻是一個致命傷。鋼琴生涯中每每這個禮拜教的東西,到下次上課前才臨時抱佛腳談幾個音,老師都很坦白的說是否回家沒有練習;考到六級看起來風光,但自選曲永遠都是最差的分數,僅靠即興和聽力搶回分數;電子琴更疏於練習,出去外頭借琴有時還會打瞌睡;手風琴是我虧欠爸媽最多的事情,除了剛開始勤奮外就沒什麼拉,老師最後都不想來;爵士鼓打一打沒消息….只剩下作曲還有點小小成就,卻只在我懂的旋律範疇內,沒有進步

上述是我的懊悔,上了大學後,告誡自己別這樣別這樣….

大學在台北讀書,在這花花都市內擁有眾多資源,唱片行內有高雄很少出現的民族音樂、遊戲配樂、以及新世紀(new age)風格的音樂,欣喜之餘沉浸其中購買了眾多原版CD,也把以前想聽的音樂全部收齊(那時候mp3剛起步,轉一張專輯幾乎要一整晚),回高雄時特地找國中好友jerry,談論有關音樂以及台北美好之處,沒想到jerry拿出一把吉他,自彈自唱”right here waiting”、”now and forever”等,拍拍我的肩說”孩子,落伍了,自彈自唱才是把妹的利器,聽音樂是附加價值,增加談話的可看性而已..”

吼! 原來跟不上時代的是我,想想自己學過這麼多的樂器,再怎麼差努力一點還是可以拼回來…

荒廢六七年的琴藝,躺在客廳等待主人許久的鋼琴,終於在多年後奏出不和諧的旋律。太久沒彈的我,手部關節比MG鋼彈還要僵硬,左右手像是打結,看著樂譜腦中旋律與手指通通搭不起來。整個暑假,像是個補償,開始認真的彈奏過往鋼琴譜,漸漸找回平衡感與自信心,朝向大眾音樂旋律前進。為了再圓一次夢想,家人買了一台電子琴(keyboard)給我,讓我去學電子音樂(midi)與電腦相結合,回台北也帶著這台keyboard,夜深人靜彈奏自己喜愛的音樂,腦中浮現的旋律也藉由keyboard存至電腦之中

這一次轉變彷彿紅色警戒的片頭曲,慷慨激昂,心中的壯志就像長毛象坦克,對空對地自動回血,絲毫不受打擊..

玩了一段時間的keyboard,發現自己最缺乏的是基礎,明明學了這麼久的琴聽了這麼多音樂,樂理一竅不通的我對於譜曲是一大挫折,光怪陸離的片段旋律,在keyboard前彈不出來串不成曲子,心中越煩躁就越沒有熱忱,最後僅留下塵封許久的cakewalk和yamaha keyboard,再一次對不起爸媽的栽培

無法集中精神和懶惰是我的毛病,多摸摸西摸摸蛇來蛇去,造成什麼看似都懂的假象卻什麼都不精通,我的音樂夢再一次走回享受態度,聽聽音樂感受夾在音樂中的情感,卻無心坐在鋼琴前面彈奏屬於自己的旋律,就算坐在鋼琴前,也只會彈出萬年一曲”right here waiting”,帶出家裡鋼琴的抗議與不捨..right here waiting…

某一天,也許我的音樂夢會再次始動,也許某一天,我的音樂夢隨著光陰走入記憶,某一天也許…

唯一一首keyboard的曲子,很多人聽過,放在這邊做為自己的記錄與懷念

[media id=1 width=320 height=100]


欣賞金布里克曼 (Jim Brickman)演奏會前夕,有感而發而撰寫…

沙拉麵

原先僅是喜歡沙羅曼蛇(salamander)這個名稱,字太長饒舌又很難介紹,改成諧音中文沙拉麵,沒想到朗朗上口….原本僅是心情分享寫寫網站,買了相機開始拍照,就這樣變成了美食+拍照之旅,成為一種生活的情趣... 聯絡我: salamander.lin@gmail.com